随想

我在上学,学校是社会的最前线。我在Web上开发,也是社会的最前线,为何我会被社会抛弃了?我不知道。我站在大街上,看人来人往,然后我就头脑发晕,想睡觉。觉得任何人都不会没有目的的走。郭敬明的文章里曾经说过,我生在世上17年,有16年在迷路,第17年我停在原地,思考我为什么会迷路。他写下这些文字是在《桃成溪里的双子座人》中提到的。那年他17岁,那时2000年。我现在也是17岁,2007年。2000,仿佛很遥远。也仿佛很近。2000-01-01,我还没起床,我就说,啊,我进入21世纪啦。那时候,郭敬明在写忧伤的文字,周杰伦刚刚在准备发行《JAY》,花儿乐队打着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的旗号,登上摇滚乐坛。这些当今似乎很热的人们在那个时候就在….生活在社会的最前线,而这也是当今生活的最前线,所以我说很近。而那时的我还从未见过电脑,没上过网,没听说过忧伤,没听过JAY天马行空的音乐,所以感觉很遥远。回顾那个孩提时代,真的很纯真。那时我们听得当时很火,但现在早已过时的音乐,而同一时间的JAY,《星晴》、《龙卷风》、《反方向的钟》仍然被视为流行歌曲,牢牢在BAIDU MP3 TOP500上。而同一时间的…..(只记得有一句歌词“鱼儿鱼儿慢慢水中游”)而现在还有谁记得这些歌曲?时间可以带走一些东西,也可以使一些东西永恒。

过去的人,过去的事,慢慢被时间冲蚀,而那些美好永恒,只会在时光的洪流中越来越深。

他们都老了吧?
他们在哪里呀?
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
啦……想她.
啦…她还在开吗?
啦……去呀!
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

随想》上有1条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