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未分类

Docker使用OpenVSwitch实现跨主机网络互通

初始化环境

安装EPEL

更新系统软件包

安装必要工具

禁用SELinux

重启服务器。

继续阅读

我喜欢什么?

我喜欢什么?

我自己也不清楚,比如我喜欢ASP。我喜欢最新的东西,我喜欢怀旧的东西。比如吧,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始终安装最新的程序,一个程序还在测试,我就安装了,如果要不是电脑太破,我就安装WINDOWS VISTA啦。我喜欢怀旧,喜欢听旧音乐,喜欢想念老朋友,喜欢ASP。我这个人真是奇怪啊。因为我右半脑大于左半脑,所以我有艺术家的思想。我很欣赏马克思,他的辩证法以及唯物主义。我天生对音乐有灵感,现在我都没买个MP3、MP4,因为通常好听的歌只要2遍就可在大脑中播放了。我喜欢“抽象文学”,喜欢用没有任何实在意义的汉字表达心情、思想。我很怀旧,对于旧物都不舍得丢掉。仿佛每一件事务都写着我的记忆,我不像丢掉。

那些花儿

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
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
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
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
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
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想她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
她还在开吗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去呀
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
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
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
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
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yiya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
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yiya
继续阅读

随想

我在上学,学校是社会的最前线。我在Web上开发,也是社会的最前线,为何我会被社会抛弃了?我不知道。我站在大街上,看人来人往,然后我就头脑发晕,想睡觉。觉得任何人都不会没有目的的走。郭敬明的文章里曾经说过,我生在世上17年,有16年在迷路,第17年我停在原地,思考我为什么会迷路。他写下这些文字是在《桃成溪里的双子座人》中提到的。那年他17岁,那时2000年。我现在也是17岁,2007年。2000,仿佛很遥远。也仿佛很近。2000-01-01,我还没起床,我就说,啊,我进入21世纪啦。那时候,郭敬明在写忧伤的文字,周杰伦刚刚在准备发行《JAY》,花儿乐队打着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的旗号,登上摇滚乐坛。这些当今似乎很热的人们在那个时候就在….生活在社会的最前线,而这也是当今生活的最前线,所以我说很近。而那时的我还从未见过电脑,没上过网,没听说过忧伤,没听过JAY天马行空的音乐,所以感觉很遥远。回顾那个孩提时代,真的很纯真。那时我们听得当时很火,但现在早已过时的音乐,而同一时间的JAY,《星晴》、《龙卷风》、《反方向的钟》仍然被视为流行歌曲,牢牢在BAIDU MP3 TOP500上。而同一时间的…..(只记得有一句歌词“鱼儿鱼儿慢慢水中游”)而现在还有谁记得这些歌曲?时间可以带走一些东西,也可以使一些东西永恒。
继续阅读

心情日记

呵呵,写下第一篇Blog,挺豪迈的。

Blog时代刚刚兴起,什么Podcast………蜂拥而至。好像互联网进入了“客”的时代。记得我曾经想过一个问题。文人墨客去了土气,就成了黑客!呵呵,看来老祖宗造字很有显见之明啊。2006是播客的时代,各种视频、音频分享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崛起。我也看准时机准备推出Vebo,但开发中出现致命错误,被迫放弃。错误就是编码问题。我用的gbk的国标,可是要实现AJAX就要使用JS客户端通讯,晕,一个编码发送问题困扰了我。我才发现,一切都错了,当初就不应该和UTF-8较劲,尽管国标有很多好处,但这个编码不支持的坏处足以否定它(其实者完全是外国人欺负中国人,JS不支持gb中文)。所以有了个惨痛的教训,Web2.0下一定要用UTF-8!血的教训!后来在模版处理的问题上,我个人曾认为直接用XML输出到浏览器好了,放弃使用XHTML。为什么呢?主要是因为XML的严谨,可以方便高效地被浏览器解析。然后用CSS样式直接修饰它,来实现各种效果,同时方便进服务器、客户端行通讯。但也是有缺陷的,css做不到的效果就没辙啦。所以,还是要用XHTML比较好。用XHTML+JS+VBS+CSS,并且按照W3C标志做出的网页,绝对是真正的Web2.0标准! 继续阅读